真与诚是创作好作品的根本,而打动观众的是社会责任和灵魂

作者: 李烈 【 转载 】 来源: 东方红星 2022-12-30

文牧野获2022电影频道传媒荣誉之夜最受传媒关注导演.jpg

 

    202293日,在由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主办、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22电影频道传媒荣誉之夜上,实力演员荣誉一一揭晓。文牧野凭借《奇迹·笨小孩》斩获2022电影频道“最受传媒关注导演”荣誉。《奇迹·笨小孩》是他继《我不是药神》后执导的第二部电影长片。

 

    2018年,编剧、导演的长片处女作《我不是药神》获得第32届金鸡奖导演处,第55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,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两岸华语电影奖。2022年,编剧、导演的《奇迹·笨小孩》获得第3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等多项荣誉。

 

01

 

内地市场和观众期待的青年导演

 

    2018年暑期,院线处女作《我不是药神》上映,以31亿元总票房跻身当年票房榜前三,在金鸡奖、百花奖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香港金像奖、台湾金马奖,以及东京电影节、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等影节多有斩获。

 

    第二部长片《奇迹·笨小孩》亮相2022年春节档,最终收获13.79亿元票房,并在2022年的百花奖、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长春电影节等影节上获奖,再次显示了他扎实的导演功力和不俗的市场影响力。

 

02

 

《奇迹·笨小孩》

 

    《奇迹·笨小孩》讲述一群普通人为幸福生活而打拼的故事,致敬时代奋斗者。

 

    拍片那段时间,文牧野每天差不多工作15个小时。拍摄婚礼戏时,短短8分钟的戏拍了整整6天。他被大家称为“完美主义者”。

 

    创作剧本时,文牧野让《奇迹·笨小孩》的故事核心在主旋律的大框架下,“落到了创业逐梦和兄妹情感上。”这些都为影片有效的表达和较高的完成度提供了保障,更大程度与普通观众产生了共鸣。


《奇迹·笨小孩》1.jpg

 

03

 

花大量时间精心编写剧本

 

    文牧野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社交,却把时间花在写剧本、拍电影和剪片子上。

 

    2022年是这几年来过得最缓慢的一年。早上醒来,一天的工作内容就是看编剧前一晚发来的稿子。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看,再一段一段提出自己的想法。下午,编剧会看到文牧野发来的几百条语音信息。剩下的时间两人来来回回沟通。有人找文牧野外出吃饭,他不去,拒绝了。他不爱社交,合作了五年的制片人没有吃过一次饭。他最大的爱好就是电影。

 

    写剧本、拍片子、后期剪辑。写剧本是文牧野最喜欢的事,他觉得这是完全私人化的创作,不用考虑任何现实的因素,可以自由去创造。而拍电影有一半都是在执行写的创意,后期剪辑是在整理“拍”的东西。

 

04

 

关注现实,真诚对待自己的作品

 

    文牧野表示,现实题材更容易找到支点,每天关注社会新闻的。“保持饥饿、保持好奇的状态,遇到感兴趣的,就会存下来作为素材库。”这些现实题材最后都落在了对个体的“人”的关注上,“影片中那些人物都是我身边能够见到的、比较熟悉的人,在感受层面也更能让我调到与他们共振的频段上。”

 

    真诚,既指创作态度上的诚意,也指技术上的扎实。“当我为电影选定某个人物的时候,就会去做大量调研,多取材,多交流,多感受,把周身的敏感度都调动起来。”


文牧野2.jpg

 

    拍摄《我不是药神》时,剧本创作花了两年时间,其中四五个月用于走访病人和医生;创作《奇迹·笨小孩》时也做了丰富的调研。前期的充分准备,确保了人物内在逻辑扎实,经得起推敲。“大的原则是‘真实’,先在自己心里建构人物形象,让他具有生命力;拍摄时,再尽量让各部门帮助演员达到那个想象中人物的状态,这都需要花时间和耐心。”

 

    他去工厂,去人才市场看,去华强北看。找一些“三和大神”和人才中介,再进行一对一的采访,看他们的状态,观察他们,问“三和大神”为什么不想上班。

 

    202011月份接到任务。剧本可能只有三个月,所以时间很紧,赶紧去深圳采访确定大概的故事回来再写,写完了再去一趟,去确认一遍就差不多开机了。“我作为编剧带着写,要全部确认之后才能开拍”。

 

05

 

选合适的演员很重要

 

    易烊千玺跟景浩那个角色挺像。话不多,从外表看硬邦邦的,但本身内里从眼神能看得出来很柔软很脆弱。因为这个角色从小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,要一个人带妹妹,他肯定是坚强的,但是同时他也肯定有缺失的有缝隙的,想来想去,可能千玺比较合适。

 

    从刚开始接到任务,选角用了两个多月。导演组一共过了2000多个小姑娘,最后不到10个小姑娘,陈哈琳是最好的。她很原始。她从来没演过戏,而且她完全不怵剧组,还很专业,词都能背下来,非常有天赋。

 

06

 

拍婚礼六天,很真实但有难度

 

    婚礼那场戏真拍了六天,因为人非常多,又在小区里面。有些演员喝啤酒都真喝的,喝得迷迷糊糊的。那种热闹非常真实。整个婚礼流程走了一遍,从最开始迎亲放鞭炮,然后新郎新娘进来,一路的整个流程是不停机的。这有很难的地方,演员必须都得完全投入到里面,这个永远都是最重要的。完全投入进去也不难,但是需要营造真实的气氛,需要让导演组去营造一个不像是假的婚礼气氛。

 

    因为我们95%是实景拍摄,而且在人口极密集的地方。比如说拍追火车那场戏,那个地方一天多少万人进进出出,一旦拍戏就有很多人围观,很有难度。我们要封路,还要配置群演,那是有着密密麻麻大楼的区域,光照位置变化非常快,有一定拍摄难度。

 

    《奇迹·笨小孩》最大的难点就是时间太紧。从刚开始接到任务到上映只有八个月时间,剧本可能最多只能写两个多月。在很有限的情况下,你的判断要准一点儿,这个是很难的。再加上一些创作上的限定,这都是创业电影比较难的事情。因为创业电影其实是传记类电影的一个分类,必须有原型。观众会根据你的原型去判断你故事里的情节,这叫合理性和逻辑性。但是我们这部片子不能有原型,就会比较难。

 

07

 

打动观众的是社会责任和灵魂

 

    如何让“打动自己”变成“打动观众”,却并不容易,需要强有力的导演技巧支撑。之前拍摄短片的经验带给他很大帮助。一共拍摄了9部短片,一年磨一部,且编、导、摄、剪,全流程、高饱和地参与其中。“这在感受力和技术层面得到磨炼,拍长片时能更好地扬长避短。”

 

    我一直希望影片的“社会性”更突出。我认为“灵魂性”是一个电影能不能很长久地留在观众心里的一个重要的点。“娱乐性”是能够帮助观众比较快地理解这个故事、进入这个故事,或者在看这个故事的时候没那么累。我们尽量让这三性都能够平衡好,这跟题材和实际情况都不无关系。相比娱乐,社会性和灵魂性更重要一些。


2022MAHB年度先生.jpg

 

    电影毕竟是艺术,感性的东西甚至更重要一些,完全情感投入和感知投入是特别重要的,一直得有热情才能够创作下来,不能是纯工业化的状态。更多的时候导演感性层面的东西更重要。

 

    “真”与“诚”兼具的创作态度与对电影本质的理解,要注重娱乐性、社会性和灵魂性“三性”的平衡。“每一部电影的题材不同,要求不同,方法也不同,没有一定之规。”不过,三者之中的社会性和灵魂性是核心,决定片子的厚度和维度。“导演其实就是想办法找到平衡点,量体裁衣。”文牧野说。

 

08

 

中国电影环境会回暖,要有好的作品

 

    如何处理商业性与个人表达之间的冲突?文牧野表示,他并不认同这种提法,“这个东西没有办法去量化,比如,很多好莱坞导演的个人表达就非常商业性。”在成长阶段,他也受到李安、伊纳利多和斯皮尔伯格的重要影响,尤其是李安。“李安的作品虽看起来总在变,其实很多只是技术层面的改变,核心始终是讲理性和感性之间的博弈,讲人内部两种情绪的冲撞。”

 

    今后也可能会尝试现实题材之外的类型,“历史的、科幻的、神话的,都有可能,但无论什么题材,‘现实主义质感’的这个抓手不会变。”

 

    疫情之后电影肯定有一定的影响。中国电影市场是趋冷的,因为我们市场容量已经扩充开了,只要电影人继续好好地去创作内容,争取拓展一些电影的类型边界,市场还会再回暖。

 

(东方红星,文/李烈,约2980字)

 


阅读 0评论

推荐

  • QQ空间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人人网

  • 豆瓣

相关评论

取消
建站ABC 建站ABC提供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