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朗读者》图书董卿任主编,主持人出书风潮由谁带起?

作者: 郑薛飞腾 【 转载 】 来源: 澎湃新闻 2017-09-17

《朗读者》.jpg


    今年上半年,央视推出的《朗读者》节目广受好评。节目播出后,人民文学出版社即与节目制作人、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卿取得联系,72天后,推出三本《朗读者》纸质版图书,由董卿担任三本书的主编。图书发布活动中,董卿提及主持人出书风潮曾经蔚为大观,“只要是当红的主持人几乎没有不出书的”。在她看来,这股风潮说明两个问题:“一是主持人群体普遍素养较高,很多人都能自己写东西;二是观众群体对主持人的成长非常感兴趣。”


    主持人出书风潮由谁带起?在什么时候兴盛?与主持人磨合过的出版社编辑又有什么感受?国外的主持人也爱出书吗?今天,我们来看看主持人出书的历史。


    早期主持人出书


    主持人出书这一风潮由谁带起?翻阅资料,最终要将这个起点追到两个人身上,分别是央视的敬一丹与赵忠祥。从时间来看,敬一丹的《一丹话题》于1995年4月出版,相对较早。但这本《一丹话题》实际上是基于当时央视同名节目《一丹话题》整理而成,与今天的《朗读者》颇有几分相似,这代表了主持人出书的一种类型。同年12月,央视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出版《岁月随想》,这是首部有自传性质的主持人图书作品。书中,赵忠祥老师记录自己成长、工作、生活等种种经历。图书发行后,大获成功,据今统计,销量高达108万册。


    两年后,赵忠祥的春晚搭档倪萍也推出自己的著作《日子》。倪萍主要记念亲人,回忆多年来走过的工作、生活时光。凭借动情入心的记述,《日子》也销售逾100万册。除了出版销售的成功,《日子》至今为人所知,大概还要归功于1999年小品《昨天,今天,明天》里的精彩片段:

    黑土:拉倒吧,看书都看不下来,写啥书。

    小崔:大叔,现在出书热,写本也行。

    白云:是,人倪萍都出本书叫《日子》,我这本书就叫《月子》。

    黑土:就这吹牛呢,你要写《月子》,我也写本书《伺候月子》。


    随着这两位央视“名嘴”的自传作品成为畅销书,主持人“出书热”兴起。主持人出书能够得到市场青睐,与特定的时代环境、受众群体不无关系。首先,上世纪90年代,互联网尚未进入千家万户,电视、收音机成为普罗大众最为便捷的资讯获取方式。特别是电视的普及,让本来只能“听”的节目,变成可以“看”,家家户户茶余饭后,围着看电视成为一种重要的娱乐方式,电视节目主持人逐渐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。因此,得知这些知名主持人出书后,真心喜欢也好跟风也罢,往往掀起普通市民的追捧热潮。同时,像《岁月随想》、《日子》一类的书籍风格朴实,语言平易近人,本身也具备在街头巷尾流传开来的潜质。


    主持人出书热潮


    随着赵忠祥、倪萍的自传式书籍红遍大江南北,从央视到地方卫视的主持人也纷纷踏入出书行列之中。据不完全统计,1997年到新世纪初不到五年的时间里,有近十本主持人出版的书籍。如杨澜的散文集《凭海临风》,水均益回顾自己从业经历的《前沿故事》,何炅讲述如何在生活及工作中自得其乐的《快乐如何》,以及白岩松充满个人思考的《痛并快乐着》。


    曾出版过多本主持人图书的长江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告诉记者:“21世纪前十年是主持人出书比较集中的时期,央视、凤凰卫视、湖南卫视等比较有影响力的电视台主持人,很多都会出版自己的随笔集。那时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相对较少,很乐意通过这些书,对自己喜欢的主持人有更深入的了解。”大量出版的书籍中也不乏良心之作,例如发行量破百万的随笔集《痛并快乐着》,记录白岩松从业十年来的工作经历、人生感悟。书中,他的视野横跨家国天下、生活琐事,饱含哲理的同时,又与自己硬朗深刻的荧幕形象紧密结合。他写下:“走到生命的哪一个阶段,都该喜欢那一段时光,完成那一阶段该完成的职责,顺生而行,不沉迷过去,不狂热地期待着未来,生命这样就好。不管正经历着怎样的挣扎与挑战,或许我们都只有一个选择 :虽然痛苦,却依然要快乐,并相信未来。”鲜亮的外表、深情的文字、质朴的道理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中的心灵慰藉。


    但是,随着大量自传式、内容同质化的对自己主持生涯、成长历程的回顾,主持人出书的热度也在不断被消磨。李咏的《咏远有李》、朱军的《时刻准备着》以及赵忠祥后来的《湖畔絮语》等书籍已远远达不到当初《岁月随想》的辉煌。诚然,这和主持人本身的文化积累、写作水平有着密切的关联,但也和大环境的改变不无关系。互联网崛起,电脑、手机成为个人生活中的“标配”,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不似此前单一,新媒介迅速冲淡电视的媒体效应。新的阅读群体也在增长,他们的欣赏水平不再仅仅满足于对“艰辛岁月”的回忆。与这些趋势相伴的还有主持人群体自身的变化,据出版社编辑介绍:“现在的网络媒体十分发达,主持人除了自己的节目,有了更多个人的自媒体平台可以发布自己的故事、观点及日常状态。所以出书成了一件更具仪式感的事。”


    热潮过后的现状


    主持人出书的热潮已经退去,一些有自己独到人生看法或是有真切感悟的主持人依然在出书。如大冰的《他们最幸福》、《乖,摸摸头》,汪涵的《有味》,白岩松的《白说》,郎永淳夫妇的随笔集《爱,永纯》,孟非的《随遇而安》,以及前文提到董卿的《朗读者》等作品,都显示出一种由量向质转变的趋势。

    总体来看,国内主持人的出版物类型不外乎22年前敬一丹和赵忠祥开辟出的两种:个人自传类与节目书写类。个人自传绕不开童年回忆、成长经历、工作坎坷等老生常谈的话题,因大众审美疲劳而日渐式微。节目书写类却有新发展,像鲁豫的《鲁豫有约》记录该节目在一段时期内对所有嘉宾的采访集,分为三辑的《朗读者》收录七十位朗读者嘉宾的访谈与朗读篇目,还补充因节目时长限制而被剪掉的精彩片段。


    主持人出书与其说是一种热潮不如说是另一种自我价值的实现。在自己的工作领域获得肯定后,通过另一种方式总结自己的人生,回顾那些不为人知的坎坷心酸,这点上,国内外的主持人并无差异。美国脱口秀女王奥普拉·温弗瑞曾出版《我坚信》,实际上也是回顾自己的奋斗之路,书里“直面内心的敏感和脆弱,回忆往事的波澜涌动,也回望生活的那些细腻的幸福瞬间”。美国著名主持人拉里·金的《非凡旅程》,也在工作与生活间关注那些奇妙时刻,坦诚真实地向读者展现出一段不一样的生命旅程。


推荐

  • QQ空间

  • 新浪微博

  • 人人网

  • 豆瓣

取消
建站ABC 建站ABC提供技术支持